【互动媒体技术】有关十二个“一”的文艺创作-拓展

(32) 2024-03-24 14:01:01

《十个“一”的千年故事——琴心剑魄今何在》

人物介绍

*注:以下图片资源均来源于网络。
1、欧阳少恭
【互动媒体技术】有关十二个“一”的文艺创作-拓展 (https://mushiming.com/)  第1张
身世:
欧阳少恭的前身是太子长琴,太古时的三界第一乐师。太子长琴被贬为凡人后,在投胎途中,长琴的魂魄在榣山眷恋不去,被龙渊族工匠角离用玉衡以“血涂之阵”夺去命魂四魄,铸成七把凶剑之一的“焚寂”。而留下的二魂三魄不甘散去,以“渡魂”(简单来说就是占据其他灵魂的身体)的方式,寄生在了角离儿子的身上。
角离儿子死后,太子长琴以承载记忆的二魂三魄流落人间,不能再入轮回,几千年里受尽人间苦难的长琴半魂,渐渐变得残忍无情。
欧阳少恭是琴川欧阳家的少爷,自小便离家前往青玉坛修仙,成为修仙者中的后起之秀,年纪轻轻已位居长老,时值门派遭逢变故,他便入世寻找门中被盗的仙器玉横。欧阳少恭精于炼丹制药之术,在丹道上有很深的研究,甚至能够炼制传说中的起死回生药。当然,他也是太子长琴的一个渡魂,千百年来一直在寻找取回自己魂魄缺失的部分。

2、百里屠苏
【互动媒体技术】有关十二个“一”的文艺创作-拓展 (https://mushiming.com/)  第2张
身世:
百里屠苏原名韩云溪,是乌蒙灵谷的大巫祝韩休宁的儿子。因为是巫祝之子,知道乌蒙灵谷的结界开关的周期,所以他时常溜出谷去玩耍,偶然间认识了想要进谷夺焚寂、恢复自己残缺魂魄的欧阳少恭,毫无戒备的把结界的事情告诉了他。于是欧阳少恭带着自己的人闯入谷中,屠杀居民,试图利用他们的血以血涂之阵,解开焚寂封印,放出太子长琴魂魄。
争斗中,韩云溪被杀,他母亲大巫祝韩休宁反利用血涂之阵,将焚寂的剑灵,也就是剑中太子长琴的魂魄封入了韩云溪体内。
韩云溪死而复生,成为乌蒙灵谷唯一活下来的人,当他醒来时,只看见一地族人的尸体,包括他死去的母亲,还有一把焚寂剑。因魂魄缺失,他的记忆受到了影响,忘记了灭族之灾究竟是怎样发生的。年幼的他处理好族人尸身,带着焚寂剑,离开了乌蒙灵谷,四处游荡,为自己改名为——百里屠苏。

3、风晴雪
【互动媒体技术】有关十二个“一”的文艺创作-拓展 (https://mushiming.com/)  第3张
身世:
风晴雪是风广陌的妹妹,担任幽都灵女一职,进行着各种修炼。后来,因焚寂封剑之事,风广陌被派往人间乌蒙灵谷,从此一去不回。长大后的晴雪奉女娲之命,去往人界寻找兄长踪迹。

4、悭臾
【互动媒体技术】有关十二个“一”的文艺创作-拓展 (https://mushiming.com/)  第4张
身世:
太子长琴喜爱四处游历,到榣山时,遇到一只水虺,名叫悭臾。太子长琴抚琴奏乐,水虺听得出神,两人结识,成为好友。
后来,伏羲带人升天建造仙宫,与下界划清界限,花了三百日,太子长琴也随着祝融位列仙班。待仙宫建造完成后,他便偷偷下界寻找悭臾,但天上一日,地上一年,待他下界,已过去了三百年之久,榣山再无悭臾踪迹。
千年后,悭臾已经修成龙,在人间戏水引起水灾,伏羲派将领前去惩戒,结果被他打了一顿,他知道自己犯了错,就跑到了不周山。伏羲大怒,派火神祝融,水神共工和太子长琴前往捉拿。为了顺利捉拿“黑色巨龙”,太子长琴用琴声让驻守在此的应龙钟鼓睡着,方便他们捉拿作乱的悭臾。在捉拿过程中,悭臾金色的眼睛让太子长琴突然发现,这就是当年榣山那只小水虺,一时间愣了神,琴声一断,钟鼓醒来,便和水神、火神、太子长琴三人打了起来,一不小心把天柱不周山给打塌了。此事之后,水、火二神被罚思过,悭臾被赤水女子献收为坐骑,而太子长琴则被除去仙籍,贬为凡人。

5、巽芳
【互动媒体技术】有关十二个“一”的文艺创作-拓展 (https://mushiming.com/)  第5张
身世:
巽芳是蓬莱国的公主,少女时的巽芳偷跑到中原游玩,在衡山遇到意外,被太子长琴的魂魄所救太子长琴(欧阳少恭)的某一世渡魂所救,巽芳因为害怕一个人,不得已跟随着去了太子长琴所住的山洞,山洞的石壁上刻满了字,叙述了太子长琴千百年来的孤寂痛苦。巽芳不由同情,邀请他去蓬莱国,孩子难以置信,但最终还是随同巽芳去了蓬莱国。
孩子渐渐长大,渐渐被巽芳的温柔打动,两人互相喜欢上对方。虽然蓬莱国未有与外族通婚的先例,两人最终还是走到了一起,在蓬莱国过了一段神仙眷侣的生活。蓬莱国人寿命极长,但是太子长琴靠渡魂而来的身体却逐渐衰老,为了与妻子巽芳能永驻仙山,太子长琴决定返回中原寻找新的移魂之躯。
可谁曾想,在其回中原寻找转生之人时候,蓬莱国却受天灾,巽芳亦自此失踪。

6、红玉
【互动媒体技术】有关十二个“一”的文艺创作-拓展 (https://mushiming.com/)  第6张
身世:
红玉,上古庆枫族族人,紫胤真人的剑灵。
成为剑灵以前的红玉,只是庆枫部一名普通女子,因外出远行而逃过部族覆灭之灾。然后回到族中,看到被夷为平地的庆枫,被曝于野外的尸骨,悬于房梁的红衣。红玉那时只为复仇而存在,只求一个痛快,宁可堕入非道,永出轮回。
为报灭族之仇,红玉自愿成为剑灵,求于师从龙渊的姒父以她的生魂铸成古剑·红玉,借助拥有绝世剑术的炤夫人之手复仇。作为报答,红玉答应守护炤夫人血脉生生世世,直到血脉断绝或者炤夫人的后人不再需要她。
千年光阴如梦境一瞬,在安陆城的黄昏里,红玉被她守护了许久的炤夫人血脉还以自由之身。后来,她成为昆仑山天墉城紫胤真人的剑灵。

7、尹千觞
【互动媒体技术】有关十二个“一”的文艺创作-拓展 (https://mushiming.com/)  第7张

身世:
尹千觞,原名风广陌,是幽都“十巫”之一的巫咸。奉女娲之命前往乌蒙灵谷增强焚寂封印。当他赶到乌蒙灵谷之时,正好遇到欧阳少恭带人血洗灵谷,于是与他们展开了一番恶斗。
最后,欧阳少恭与风广陌皆重伤昏迷,被其他人带着逃回青玉坛。风广陌醒来后,发现自己丧失了记忆,完全不记得自己是谁,欧阳少恭觉得让仇敌一生过得浑浑噩噩稀里糊涂比杀了他更好,于是留了风广陌一条生路。他告诉风广陌,你是个浪荡子,那种每天喝酒作乐放浪形骸的人。于是堂堂幽都巫咸,就变成了一个整日与酒作伴的浪客。
他还告诉风广陌:你,叫尹千觞。

8、方兰生
【互动媒体技术】有关十二个“一”的文艺创作-拓展 (https://mushiming.com/)  第8张
身世:
方兰生是家住琴川的普通书生,家境殷实,没有经历过任何挫折苦难。母亲在家吃斋念佛,父亲是琴川附近某间寺庙的住持,家中事务由二姐和二姐夫打理。兰生饱读诗书,随父亲学习过佛家法术,一直相信着世间神仙鬼怪的存在。
方兰生的前世叫晋磊。晋磊原本是一名普通少年,是贺家的养子,也是贺家家主贺凛的徒弟,与贺文君青梅竹马,恩爱有加,小时候便许诺过贺文君要娶她为妻。贺凛是魔刀怪客的关门小弟子,保存着魔刀怪客传下来的刀谱,但魔刀怪客并未传授贺凛任何武艺,仅仅传授了一些修道的门法与高超的棋艺。
出于对刀谱的觊觎,隔壁叶家夺谱杀人,杀了贺家老老少少十几口人,晋磊陪着贺文君外出求医,所以逃过一劫。晋磊在师父的灵位前发誓,要让叶家也尝到家破人亡的滋味,于是晋磊离开了有病在身的贺文君,从风光如画的山里出来,到城中打了一把刀,趁叶家比武招亲之际获得入赘叶家的资格。
贺文君曾指责晋磊不该为了复仇欺骗叶家女儿感情,但晋磊认为文君没有理解他,所以并未接受。在晋磊与叶家小姐叶沉香成婚的两天前,文君终因病痛折磨和无法挽回师兄的歉疚,撒手人寰。临死前,她将自己的一魂一魄封印于青玉司南佩中,以此保护晋磊免受妖邪侵害。
几年过后,晋磊终于找到报仇的时机,将叶家老少全部杀尽,包括他的未婚妻叶沉香。大仇得报,晋磊生无所恋,变得暴躁易怒、嗜血嗜杀,开始在江湖上大开杀戒,最终被他的几名至交好友所杀。

9、襄铃
【互动媒体技术】有关十二个“一”的文艺创作-拓展 (https://mushiming.com/)  第9张
身世:
襄铃的母亲是人类,父亲是青丘国的国王。因为他的父亲在政治斗争中准备与对手拼死一搏,便把她交予紫榕林的一只榕树精抚养长大。后来,她独自一人来到江南寻找母亲,却被抓进一个山贼寨。偶然获得了百里屠苏相救,为了报答救命之恩,便一直跟在屠苏身边。

10、陵越
【互动媒体技术】有关十二个“一”的文艺创作-拓展 (https://mushiming.com/)  第10张
身世:
陵越师承天墉城执剑长老紫胤真人,是紫胤真人大弟子、昆仑山天墉城第十二代首席弟子,同时也是百里屠苏的师兄。他为人正直严格,敢于担当,有侠者之风。

千秋故事

太古时代,火神祝融取榣山之木制成三琴,并对叫做“凤来”的琴尤为喜爱,因时时弹奏,凤来化灵。祝融托请地皇女娲用牵引命魂之术使凤来成为了完整的生命,取名太子长琴,并以父子情谊相待。太子长琴喜爱去榣山旷野奏乐怡情,因此与榣山水湄边的一只水虺悭臾结为至交,弱小的悭臾坚信自己有朝一日可以化身为应龙,并与太子长琴相约,化龙之后让他坐于龙角旁,乘奔御风,往来山川之间。

数百年后,天皇伏羲不满于人间种种而带太子长琴离开,登天后太子长琴被渡为仙身。当太子长琴重返榣山时,发现人间三百年匆匆而逝,与悭臾已无缘相见。

数千年后,悭臾已修成龙身,于南方戏水而引来民怨,又打伤伏羲派遣下界的天将。因此逃入不周山以求应龙钟鼓的庇护。火神祝融、水神共工与太子长琴受命擒龙,太子长琴认出了悭臾,以至计划失败。钟鼓与祝融、共工展开旷世大战,引发不周山天柱倾塌,天地几近覆灭之灾。灾难既定,天降罪责,悭臾被赤水女子献收为坐骑,再无自由,太子长琴被贬为凡人,永去仙籍,寡亲缘情缘,轮回往生皆为孤独之命。

而太子长琴原身“凤来”的三魂七魄于榣山眷恋不去,被龙渊部族工匠角离所得。命魂四魄铸成“焚寂”之剑,所余二魂三魄附于角离之子角越的命魂出生。后龙渊部族所铸七柄凶剑遭女娲封印,角越因失焚寂,投铸剑炉而亡。这二魂三魄跳脱了轮回,几经渡魂最终成为欧阳少恭。渐渐地,太子长琴的命运,被湮没在了历史洪流之中……

焚寂被封印在南疆乌蒙灵谷——一个隐秘的村落。村民世代供奉女娲,大巫祝韩休宁因此肩负起守护焚寂之剑的使命。幼年的韩云溪作为其子,也被严加教导以待继承自己。小韩云溪童年便扛起了重任,没有了其他孩子童年的快乐。就在村口结界消失的那天,一群神秘人物闯入谷中夺取焚寂剑灵(“凤来”命魂四魄)。韩云溪因关心母亲,闯入冰炎洞,死于混战之中。为护焚寂,韩休宁用禁法将焚寂剑灵封入了韩云溪体内,而后战死。韩云溪获得“凤来”命魂四魄,以半魂之身复生,失掉了记忆。后焚寂煞气在韩云溪体内发作,遇天墉城执剑长老紫胤真人。紫胤将韩云溪收为弟子,带回天墉城,取名百里屠苏。

至此,“凤来”的命魂四魄被封在百里屠苏体内,余下二魂三魄,则以渡魂之术不断换身,而成为欧阳少恭。

原来是欧阳少恭在漫长的时光里,由于经历了太多的悲欢离合,渐渐迷失自我,温文尔雅的外表下,掩藏的却是一颗充满憎恨的内心,直到遇上蓬莱国公主巽芳。巽芳不仅接受他不断换生的事实,更与他相爱,让他残存的记忆里有了一段幸福的时光。后蓬莱国毁于天灾,少恭性情更加疯狂,不再压抑内心的憎恨,决意逆天改命,重建蓬莱国并实现永恒。随着时光流逝,二魂三魄的力量日渐消亡,因而他的愿望也变得急迫,他必须尽快找到缺失的命魂四魄。

他年纪轻轻而位居青玉坛丹芷长老之位,也正是他,为夺取自己的另一半魂魄,与青玉坛雷严覆灭了乌蒙灵谷。却因雷严的疏忽,他们未能发现韩云溪的尸身,以及压在尸身下的焚寂之剑。后得知百里屠苏(重生后的韩云溪)与焚寂被紫胤带至昆仑山,少恭先设计使紫胤闭关休养,再杀死屠苏师弟肇临。屠苏嫌疑重大,百口莫辩,被迫携焚寂之剑、海东青阿翔私离天墉城。又有剑灵红玉,曾受紫胤所托照顾屠苏。知屠苏离去,因此下山去寻屠苏。

少恭找到江都城里懂占卜之术的瑾娘,以昔日恩情求其相助,而后依照她的提示而来到了琴川,找到幼时的玩伴方兰生,不想两人一起被妖化山贼捉至翻云寨。适逢百里屠苏受人所托前来救人,欧阳少恭终于与百里屠苏相遇!

翻云寨内,屠苏找到青玉坛吸收魂魄的玉横碎片,发觉它与自己失去的记忆密切相关,自此屠苏常在梦中找到关于榣山太子长琴的回忆,以及他时时弹奏的那一曲《凤鸣榣山》。而为了阻止玉横伤到更多人,也为找回自己的过去,屠苏与少恭一起,开始寻找所有的玉横碎片。少恭也暗中传信尹千觞,让他找到屠苏并跟随,为自己通报消息,帮助自己达到目的。

众人结伴回琴川,路上屠苏独自来到雾灵山涧,与外出寻兄、尹千觞的妹妹风晴雪相遇。风晴雪因焚寂之剑对屠苏充满好奇,却遇屠苏煞气发作。二人交手,打斗中屠苏昏迷,为欧阳少恭所救,却意外发现风晴雪的内功心法可以助其抑制煞气。加之晴雪大方善良的性格,屠苏开始对这位神秘女子产生好感。琴川花灯之夜,少恭的一曲《沧海龙吟》吸引了屠苏,屠苏开始对少恭产生了知音感。

出身大户、少历世事的方兰生自幼疏于父母管束。因被二姐方如沁照顾长大而与方如沁亲缘极深,却又对她的严厉而有所畏俱。一天夜里,大户人家孙氏抛绣球招女婿,方兰生意外被绣球砸中,被招为孙家女婿而被困。适逢红玉为寻屠苏赶到琴川,将方兰生救出。想到二姐的严厉,方兰生逃出琴川,离家出走。

少恭以找寻玉横碎片为由,与屠苏一起前往江都城,路遇出逃的方兰生,以及一直跟踪屠苏的风晴雪、红玉。又有曾被困于翻云寨、后为屠苏所救的小狐狸襄铃,为报救命之恩化作人形也一同前往。实际上少恭有意带屠苏来见瑾娘,以其天眼确认屠苏的身份,并以此乱其心志。屠苏知自己“大凶”之命后,虽然难过却并没有消沉。深夜,晴雪因担心屠苏而约他外出赏景谈心,为他哼唱幽都之歌《幽夜苍茫》,屠苏冰冷的心开始被融化。而尹千觞也找到了屠苏,受少恭所托开始暗中跟随。

依瑾娘提示,众人来到江都西北的甘泉村。村长洛云平接待了他们,并承诺夜里带他们入藤仙洞取玉横碎片。然而夜里入洞后,却发觉中计,襄铃被树藤精所困,虽终被救出,却伤了自己的妖力。村里的长辈不忍少恭等人受困,救出了众人并说明了真相。原来数月前,有青玉坛中人来村,留下一片玉横碎片并传授长生之法。一些人尝试后却成了怪物,以生肉为食,最终被其他长辈关入藤仙洞。洛云平感念长辈们不嫌弃自己妖的身份并养育自己多年,不忍已成为怪物的亲人饿死,只好将来村投宿的路人骗进洞内。因自知罪孽深重,洛云平决意封闭洞口,并让自己作为“长辈”们的最后一餐,与自己昔日的亲人们同穴而葬。百里屠苏师兄陵越为寻师弟,找到藤仙洞,而青玉坛雷严弟子也来甘泉村寻欧阳少恭。少恭被带走,红玉、方兰生追出却未能追上。百里屠苏、风晴雪与襄铃则被陵越以阵法所困,囚在了铁柱观内。

朔月之夜,屠苏借体内焚寂煞气,破了陵越的阵法,与风晴雪、襄铃逃出。为躲避追赶,三人无意间闯入了禁地,惊动了铁柱观底凶残的狼妖噬月玄帝。曾经,铁柱观前辈道渊真人将狼妖制服后锁在观底,并约定遇光而动。如今狼妖见风晴雪手上阴火,因此重获自由,即将破水而出,铁柱观周边生灵将有大难。陵越入观底与狼妖决斗却不敌,危在旦夕。百里屠苏不顾众人所阻来到观底,催动体内煞气,以一人之力战败了狼妖。狼妖认输,欲借屠苏煞气狂作、心神大乱之际迷惑屠苏,危急时刻晴雪的歌声在脑中响起,终于令其振作。狼妖死后,屠苏浮出水面,血水、煞气弥漫全身,面目全非。众人惊倒,唯有风晴雪抱住昏迷的屠苏,并两日两夜为其渡气疗伤。方兰生、红玉赶回,在阿翔的指点下找到了晴雪等人。铁柱观感念屠苏之恩,不再过问屠苏与天墉城之是非。陵越见状,自回天墉城。

屠苏等五人来到安陆县躲避,再次与酒鬼尹千觞相遇。晴雪认出尹千觞是自己的哥哥风广陌,千觞不认,晴雪只好认千觞为干哥哥,并常常陪他喝酒聊天。市集传言安陆附近自闲山庄自十几年前遭灭门之后,怨鬼遍布庄内,有人曾见玉横碎片出现在这里。屠苏因此决定去探山庄,尹千觞相随。然而在山庄门口,方兰生中了鬼魅之术而失踪。朦胧之间,他以自己前生晋磊之身,再次经历了自闲山庄曾经发生的一切……

当年,自闲山庄庄主叶问闲为得一本秘笈而杀害了老者贺凛,并灭其满门。贺凛义子晋磊与女儿贺文君侥幸逃得一劫。晋磊发誓复仇,放弃了与自己青梅竹马、两情相悦的贺文君,而与叶问闲之女叶沉香假意相爱并成亲。新婚之夜,贺文君忧郁而死,一魂一魄不愿轮回,藏在了晋磊的青玉司南佩内。终于,晋磊找到机会,纠合江湖恶徒屠灭了自闲山庄,更亲手杀死妻子叶沉香。然而晋磊心魔深种,且思念贺文君,终于疯狂而死。青玉司南佩流落江湖,冥冥自有天意,被幼年时的方兰生得到。也正因如此,方兰生被叶沉香的鬼魂认出是晋磊的转世。就在叶沉香的鬼魂下手复仇之时,屠苏等人赶到,襄铃破除了叶沉香的幻术,救出了兰生。青玉坛弟子赶来,将叶沉香鬼魂收进玉横,依照雷严的指示,带到了秦始皇陵。

雷严为重塑已吸收无数魂魄的玉横,捉了安陆的孩子作为祭品。而城府极深的少恭为实现自己的目的,用精明至极的办法在雷横的丹药药方中做了手脚。百里屠苏、风晴雪、襄铃、红玉、方兰生、尹千觞六人寻至皇陵后殿,找到了雷严与少恭。混战中雷严等人毒发,形势逆转。雷严意外发现百里屠苏就是当年乌蒙灵谷中的韩云溪,惊愕而悔恨地死去,临死前告知少恭巽芳未死的事实,令少恭震惊不已。叶沉香鬼魂从玉横中脱中,方兰生助其超脱,叶沉香终于顿悟,发觉多年来自己的执念终是一空。她要求兰生去找寻贺文君的转世,而后入了轮回。

回到安陆,欧阳少恭以助百里屠苏之母韩休宁重生为由,令屠苏去海外祖洲取仙草仙芝。因听闻青龙镇向天笑造船枝术精湛,屠苏等六人来青龙镇找到向天笑,并帮助他入咕噜湾,解决了他弟弟延枚的难处。向天笑兄弟二人感激,造成沦波舟以帮助众人入海。不想海上遇险,沦波舟碎裂,一行八人跌入雷云之海——不同时空的一处罅隙之中。在那里,他们发现了蓬莱国毁于天灾后的废墟,看到了昔日少恭与巽芳在蓬莱国恩爱缱绻的幻象。方兰生鼓起勇气向襄铃表白,却没有得到回应。一路克服艰险,终于离开了雷云之海,又无意间来到龙绡宫,众人受到龙女绮罗的款待。清晨,《星河涛声》之曲响起,百里屠苏听出此曲为箜篌弹奏的《凤鸣榣山》,不禁为之吸引,向绮罗请教曲谱来历,于是绮罗向屠苏简述关于太子长琴的往事。数日后,沦波舟造成,一行八人在绮罗的帮助下到达祖洲。

在祖洲,众人迷失于迷障,唯百里屠苏以强于常人的心智穿过迷障,却发现自己身处榣山——昔日太子长琴奏乐之地。更惊奇的是水湄边意外与悭臾相遇,刹那间百里屠苏终于找回了关于太子长琴的全部回忆。已是迟暮之年的悭臾得与故友的半魂重逢,既惊喜又感叹。在悭臾的请求下,百里屠苏用树叶吹奏《寒山远黛》,借以慰藉悭臾对琴曲《凤鸣榣山》的怀念。悭臾留给屠苏一枚龙鳞,期望屠苏能够帮助实现自己与太子长琴的远古之约,即让他坐于龙角旁乘奔御风,驰骋神州。屠苏得知自己半魂之身的事实,预知自己命不长久,想起太子长琴昔日的话,决意选择自己的方式来走完剩下的路。在悭臾的帮助下,六人重聚于仙草生长之地,采完仙草后离开祖洲。榣山所历唯屠苏知晓,因此千觞这一次没能完全向少恭告知屠苏的情况。回到安陆,得知少恭已返回衡山青玉坛,众人于是到衡山来找少恭炼药。青玉坛之夜,百里屠苏为欧阳少恭琴声所吸引,再次以树叶为乐,与少恭合奏《榣山遗韵》,各抒胸臆。这一夜,太古时代的琴曲在衡山回荡,同样的魂魄,不同的山川,却再没有了太子长琴的淡雅从容,替而代之的,则是琴心之刚柔并济、剑魄之坚定执着……

数日后起死回生药炼成,却是少恭开启的蓬莱禁法,以焦冥吞食尸身进而化作幻象感应人心。屠苏亲眼看到母亲韩休宁“复生”后又消散,情绪失控,煞气狂发。危急之中,又是晴雪紧紧的拥抱,让屠苏清醒。屠苏自知命不长久,于是向晴雪表白,渴望晴雪陪伴自己渡过剩下的时光。晴雪开心,却没有直接回应,只是与屠苏约定,有朝一日一起回到桃花谷,即是她与屠苏曾经一起看流星的地方。

为补偿襄铃对自己的情谊,屠苏答应陪她去探亲。六人来到紫榕林,襄铃亲人榕爷爷向他们介绍了襄铃海外青丘国公主的身世,以及她幼年时因国内权势之争而亲人失散之事。屠苏同门陵端奉命来寻屠苏,找到紫榕林,以离火之阵焚山,无数生灵将遭大难,屠苏愤怒,欲下杀手之时,紫胤真人出关赶来。屠苏向紫胤表明自己选择人生的心意,令紫胤想起往事,无限感慨,最终成全了屠苏,只带陵端回山以待裁处。众人知屠苏身世,甚是伤感。方兰生想家,借故带大家回琴川散心,却被孙家人逮个正着。无奈之间,方兰生与孙小姐相见,吃惊地发现孙小姐正是贺文君的转世,她的体弱多病,则是因为贺文君投胎时,有一魂一魄藏在了他的青玉司南佩内,原来这一切都是注定!又听闻二姐方如沁被少恭借故接到衡山,众人又返回青玉坛,却不想兰生看见的,竟然是已化作焦冥的二姐。

这一次,少恭的本来面目突然暴露!众人无法接受,特别是兰生。

而作为卧底的尹千觞,原本是答应帮助少恭取回属于他的另一半魂魄,却发觉少恭意图远不止此。危急时刻他选择背叛,他放走了已被少恭困住的屠苏等人。

这一切太过突然,屠苏煞气狂作,无法抑止。晴雪冒险带屠苏等人来到幽都,希望能够在家乡找到办法挽救他。在幽都,晴雪终于向屠苏告白,决定放弃从小许下的要作灵女的愿望,要陪伴屠苏走完剩下的人生,在桃花谷白头偕老。屠苏感动,向晴雪求婚,晴雪答应了屠苏。

地皇女娲感受到了焚寂之力,依于灵女之身而与故人太子长琴(百里屠苏)相见,为屠苏讲述了关于焚寂的往事。在女娲的帮助下,众人进入忘川,找到了韩休宁的亡魂。通过韩休宁的陈述,屠苏体会到了当年母亲作为守护焚寂的大巫祝,肩上的责任与使命,更是知道了自己死而复生的事实。少恭赶来,向众人诉说自己在无尽的岁月里魂魄分离之苦后,带走了晴雪,并以万千生灵为要挟,约屠苏到东海蓬莱国决战。思前想后,屠苏决定解除封印,释放煞气,与少恭了断因太子长琴魂魄分离产生的牵连无数的太古往事。尹千觞赶回,表明要帮助众人与少恭一战。

天墉城,紫胤无奈之下为屠苏解除了封印,并与屠苏试剑。上古凶剑焚寂再次苏醒!这一日,昆仑山上演了一场旷世之战!陵越来与师弟话别,以继任掌门的身份向屠苏约定,为他留下执剑掌老之位。

青龙镇的雨夜,众人相聚,向蓬莱出发。临行前,兰生向襄铃表明心意,战后要回琴川向孙小姐提亲。经历这许多后,他明白了人生在世的责任。这一对有情人,终于无情的错过了彼此。

在蓬莱幻境,少恭之妻巽芳意外出现,她不仅没有在天灾中死去,反而一直在少恭身边默默的照顾。这次是为与屠苏同行,以见少恭最后一面。在她的帮助下,屠苏等人来到宫殿山,见到了少恭与晴雪。

宫殿山上,琴鸣剑啸之间,屠苏与少恭决战,焚寂之火熊熊作响。少恭释放全部灵力,屠苏也催动全部煞气。少恭无法取胜,看到屠苏身上悭臾的鳞片,突然记起曾经榣山与悭臾经历的一切往事。屠苏坚毅而又无惧无悔的性格,令少恭吃惊。然而他最终没有为自己亲手选择的人生而后悔,就像屠苏也不曾后悔一样。

焚寂烈焰之中,巽芳与少恭相拥而逝。尹千觞同情少恭,感激他给自己重新选择人生的机会,也厌倦了俗世的痛苦,他选择葬身火海,在最后一刻陪伴少恭同行。大殿将要毁灭,屠苏用尽最后的力量送走了襄铃、方兰生与红玉,以龙鳞召唤悭臾。在多少故人依依不舍的目光中,悭臾驼着屠苏与晴雪驰骋山川之间,向不周山龙冢飞去,等待自己生命的尽头。而百里屠苏则躺在至爱风晴雪的怀里,终于魂飞魄散……

伤心之下,晴雪用少恭的玉横收藏了屠苏的魂魄,以牺牲自己的轮回为代价,向女娲求得长寿。因为她坚信有一天能够与屠苏终老于桃花谷。她带着玉横踏遍了神州大地,走过了春夏秋冬,寻找重生之法,无怨无悔,就像曾经的屠苏一样。

后来,兰生与孙小姐有了小女儿,襄铃独自回到青丘国,红玉只在昆仑山与紫胤相伴,朝夕不离。而风晴雪与百里屠苏,依然走在他们的路上。琴心剑魄,不复存在……

THE END

发表回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