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g模块注册上网 移远_移远通信:三同事“一台戏” “移字辈”资本局浮现

(15) 2024-03-31 13:01:01
4g模块注册上网 移远_移远通信:三同事“一台戏” “移字辈”资本局浮现 (https://mushiming.com/)  第1张

4g模块注册上网 移远_移远通信:三同事“一台戏” “移字辈”资本局浮现 (https://mushiming.com/)  第2张

Photo by Emily Morter on Unsplash

《金证研》沪深资本组 无涯/研究员 映蔚 唐里 洪力/编审

近年来,“旧词新提”的物联网概念异常火爆,而与物联网相关的技术,如NB-IoT、LoRa、eMTC等,也频繁出现在大众面前。作为物联网领域客户的综合服务商,上海移远通信技术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移远通信”),即将登陆资本市场。

有趣的是,郭瑜在移远通信股权转让中“狂揽”数千万,郭瑜与上海移柯通信技术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移柯通信”)实控人张子俊为朋友,而移柯通信同为移远通信和上海移为通信技术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移为通信”)的供应商。个中关系“扑朔迷离”,令人费解。

业绩增长乏力 大客户或“不保”

近几年来,移远通信的毛利率逐年下滑。

2014-2017年,移远通信的综合毛利率与主营业务毛利率一致,分别为29.18%、25.42%、23.05%、18.02%。

其中,2014-2017年,GSM/GPRS系列毛利率分别为29.61%、25.69%、25.74%、22.18%;WCDMA/HSPA系列毛利率分别为32.1%、30.38%、29.03%、26.8%; 2015-2017年,LTE系列的毛利率分别为12.89%、12.87%、11.42%。上述三种产品的销售收入合计占主营业务收入85%以上,均呈下滑趋势。

不仅毛利率逐年下滑,移远通信主要产品的产销率也呈下滑趋势。

2015-2017年,移远通信主要产品的产销率分别为96.52%、96.68%、91.61%,2017年的产销率较之2016年下滑超5个百分点。

但对比毛利率和产销率下滑的颓势,移远通信的营收却异常“亮眼”。

2014-2017年,移远通信营业收入分别为1.79亿元、3.03亿元、5.73亿元、16.61亿元,2015-2017年分别同比增长69.14%、88.9%、189.95%,2017年的营收暴涨。

不及营业收入,净利润却上演“过山车”。2014-2017年,移远通信净利润分别为1,272.04万元、2,630.09万元、2,500.38万元、8,637.65万元,2015-2017年分别同比增长为106.76%、-4.93%、245.45%,。

而2017年营收及净利润暴增的背后,移远通信 “造血”能力减弱,且2016年曾一度处于“失血”状态。

2015-2017年,移远通信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2,569.07万元、-5,388.04万元、1,690.04万元,三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累计为-1,128.93万元。

另外值得一提的是,移远通信多数子公司呈“拖油瓶”之势。截至2017年年底,移远通信拥有3家子公司,而除了尚未开展经营活动的香港移远科技有限公司以外,合肥移瑞通信技术有限公司、Quectel Technologies Company Limited的净利润分别为-453.8万元、-377.33万元。

此外,移远通信或面临产品单价下滑、直销大客户 “流失”的窘境。

2017年,移远通信主要产品销售单价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降。其中,2017年,LTE系列产品单价分别为152.1元/片,同比降幅高达14.34%。且同期,LTE系列产品营业收入为83,145.21万元,占总营收比重为50.06%,超过一半,毛利率为11.42%。
对于LTE系列产品销售单价及毛利率低的原因,招股书解释称,为了率先发力抢占LTE产品的市场份额,移远通信采取低价策略求加速扩张。且无线支付领域为LTE 产品的主要应用领域之一,而福建联迪商用设备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福建迪联”)、福建新大陆支付技术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新大陆”)均为无线 POS 机龙头企业,为了留住上述两个大客户,也采取低价策略。2017年,移远通信向福建迪联、新大陆销售LTE产品金额分别为1.67亿元、0.9亿元,毛利率分别为4.76%、7.04%。同期,可比同行的LTE系列产品平均毛利率为15.89%。

但据中国信通院发布的《2018年物联网白皮书》,目前国内由于模组进入门槛较低,面对当前有限的需求,低价竞争非常激烈。因而,移远通信的低价策略未来能否继续奏效,或要“打上一个问号”。

低价策略或非“万全之策”之外,移远通信的第三大直销客户或陷入行业发展成“泡沫”的困局。

据招股书,2017年,旗下拥有共享单车平台ofo的东峡大通(北京)管理咨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东峡大通”),“一跃”成为为移远通信直销第三大客户。2017年,东峡大通向移远通信的采购额达5,472.73万元,占同年直销客户销售金额总额的7.54%。
2017年,共享单车行业实现井喷式发展,而无线电通信模块为共享单车智能锁必需组件,移远通信受益于共享单车的崛起,出货量猛增,适时“乘”上了共享单车行业红利的“东风”。而自2018年以来,共享单车行业急速“刹车”,多家共享单车企业因资金紧张无法“造血”,相继退出市场。ofo更深陷消费者“扎堆”退押金泥沼,且频频被爆出资金链断裂、与供应商对簿公堂、甚至破产清算的新闻。

上述行业情况意味着,身为移远通信2017年的第三大直销客户,东峡大通受行业急速降温影响,未来对移远通信的采购额或骤减,移远通信或面临直销大客户的“流失”的风险。

“移字辈”三家企业 三同事“一台戏”

不仅业绩暴增依靠低价策略,移远通信的“神秘”投资人身份的问题,同样值得我们关注。

2010年10月25日,移远通信的前身上海移远通信技术有限公司设立,设立时注册资本人民币200万元,其中钱鹏鹤出资110万元,戴祥安出资85万元,张栋出资5万元。

据移为通信招股书及其创业板上市之律师工作报告,移为通信由廖荣华、钱鹏鹤、张栋等人于2009年6月设立;2010年7月,钱鹏鹤、张栋因与廖荣华经营理念不同,钱鹏鹤、张栋希望专注于无线通信模块事业,而廖荣华则希望专注于无线M2M终端设备的研发和销售。经友好协商,钱鹏鹤与张栋退出移为通信股权架构。钱鹏鹤退出时所持25.1%股份按出资额作价25.1万元转让,张栋退出所持2.5%股份按出资额作价2.5万元转让。

上述移为通信股权变化意味着,钱鹏鹤与张栋退出移为通信时,转让股权却无溢价。值得一提的是,现为移为通信董事长兼实控人的廖荣华,在钱鹏鹤与张栋成立移远通信时,“出钱”又“出人”。
据移为通信招股书,钱鹏鹤、张栋创业需要资金支持,廖荣华引荐其岳母戴祥安参与移远通信的投资。且移远通信招股书显示,移远通信包括钱鹏鹤与张栋在内的7名董监高均曾任职移为通信。也就是说,两人“出走”时至少带走了5名移为通信彼时的高管与技术人员。

不仅如此,2015年,移为通信将商标“Quectel”与域名“quectel.com.cn”,以合计仅6,600元的价格转让给了移远通信。

“神秘”投资人郭瑜身份成谜。

据移为通信招股书,2015年3月,鉴于移远通信和移为通信处于同一产业链的上下游,为解决潜在同业竞争问题,戴祥安将当时持有的42.5%的股权作价2,106.73万元转让予钱鹏鹤。但据移远通信招股书,上述42.5%股权实为钱鹏鹤代郭瑜受让戴祥安持有的42.5%股权,该股权的实际股东为郭瑜。戴祥安由此次股权转让浮盈1,681.73万元。

2015年7月,经与郭瑜协商,钱鹏鹤将上述代持移远通信的40%股权,作价8,400万元分别转让给了福建创高安防技术股份有限公司、宁波聚力嘉合投资管理合伙企业、宁波中利彩鑫投资合伙企业、宁波鼎锋明德正心投资合伙企业、上海行知创业投资有限公司、郑建国、上海汲渡投资中心共7名股东,而剩余2.5%股权归作佣金为钱鹏鹤所有。

距离上次股权转让不到四个月,郭瑜由此次股权转让,浮盈或逾6,000万元,钱鹏鹤也因此获得价值525万元的2.5%股权作为佣金。

而郭瑜究竟为何许人?据移为通信招股书的法律意见书,2009年9月至2010年7月,深圳市普众通信技术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普众通信”)为移为通信的第一大股东,而郭瑜是普众通信控股股东上海易畅投资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易畅投资”)的实际控制人。

值得注意的是,移远通信与移为通信之间的“友好关系”还不止如此。2014-2016年上半年,移远通信和移为通信拥有着共同的供应商,系移柯通信。而移柯通信曾于2015年因公示企业信息隐瞒真实情况、弄虚作假,而被列入市场监管部门经营异常名录。

据移柯通信年报及新三板公开转让书的法律意见书、移为通信招股书的法律意见书,移柯通信实际控制人张子俊曾就职于晨讯科技集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晨讯科技”),且自2011年起担任易畅投资执行董事,与郭瑜为朋友关系。

另外,移为通信实际控制人廖荣华在创立移为通信之前,也曾就职于晨讯科技,与张子俊为前同事关系。

无独有偶,移远通信创始人钱鹏鹤、张栋,均曾在希姆通信息技术(上海)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希姆通”)工作,而希姆通为晨讯科技的全资子公司。因此可以说,钱鹏鹤、廖荣华、张子俊等人,均为前同事关系。

而2017年12月前,晨讯科技旗下全资持股芯讯通无线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芯讯通”),而芯讯通是一家M2M模块及解决方案供应商,同时为移远通信蜂窝通信模块的竞争对手之一。

截至2018年底,上述“移”字辈三家企业中,移为通信已于2017年在创业板上市,移柯通信已于2016年在新三板挂牌,而移远通信也将登陆资本市场。

也就是说,郭瑜在移远通信股权转让中“狂揽”数千万、郭瑜与移柯通信实控人张子俊为朋友、移柯通信同为移远通信与移为通信的供应商的情况下,个中关系“扑朔迷离”,令人费解。

纵观其历史,在移远通信股权转让过程中,利益指向何方,我们不得而知。且其未来是否会与移为通信、移柯通信再起“纠葛”,亦是未知数。而上述种种问题,或将成为移远通信上市后的“绊脚石”。

THE END

发表回复